儿童虐待

影响、后果和复原

         (Child Abuse: Effects, Consequences, and Rehabilitation)

 

麦克斯•克莱恩 著

by Max Klein

第一部分:儿童虐待对其受害者的影响

孩童能在没有父母帮助的情况下处理压力与逆境吗?答案取决于他们的成熟程度。然而,多数的幼童都不能靠自己处理生命中的问题与压力,且必须依靠父母为他们解决问题。不负责任的父母不会为孩子解决问题,因此会让精神紧张在孩子的生命中运转。反之,负责的父母会为孩子解决问题,因此就能阻止精神紧张在孩子的魂里发展。


不幸的是,一些父母会尽其所能地虐待自己的孩子。这都是些堕落的父母——不具备智慧、谦卑或正直,故不会尽到对子女的大多数责任。他们不仅没有教导孩子如何应对压力,藉此避免魂里的精神紧张,反倒实实在在地导致精神紧张在孩子的魂里堆积起来。他们愤怒地冲孩子大喊,使恐惧进入并存留在孩子的潜意识中。他们在惊恐的孩子面前争吵。他们忧虑,还向孩子倾诉自己的忧虑,以致孩子学会如何忧虑。所有的这些事情皆须视作虐待,能够对一个孩童的魂造成严重损害。


缺少智慧的父母会因没有正确监督孩子而虐待了他们。这种虐待有多种形式。比如,他们可能没有察觉到孩子的罪恶自慰,或者甚至允许孩子将其作为一种缓解精神紧张的方式。这些父母没有意识到,自慰不仅有害于魂,还会影响今后婚姻中的两性关系。他们允许孩子阅读或观看色情资讯,没有意识到这不仅会助长孩子罪性的情欲模式,还会将垃圾放入孩子的潜意识中。


魂之虐待的其它形式则较不易察觉。譬如,许多父母允许孩子时常阅读或观看科幻小说、动画及电影,而没有想到这可能会对孩子的发展造成怎样的后果。科幻小说会在孩子的思想中发展出伪参照系,使他们与现实隔绝。孩子需要学习真理,而非小说与幻想。所有的孩子都需要学习与神为建立稳定社会所定的律法有关的真理与原则;他们若是信徒,还必须学习与属灵生命相关的原则。明智的家长会提供一个环境,在真理中培养孩子。


神设计了魂,好让孩子天生就对自己的父母有完全的信心。因此,任何一种形式的儿童虐待都是对孩子信任的背叛,尽管并不是所有形式的儿童虐待都对信心具有同样的毁灭性影响。在诸如折磨、性虐待这类极端儿童虐待发生时,作为学习系统的信心会受到严重损坏。再者,儿童虐待——尤其是极端虐待——会摧毁谦卑并以傲慢(专注于自我)以及罪的情绪化结合体取而代之。


在孩子的一生中,最为重要的学习阶段是在一岁到大约八岁之间——他的人格与品性已然形成的时候。在性格形成期的岁月里,孩子们应学习生命中的许多重要原则与价值观;他们应能发展出具有正确规范与标准的良知,还有那令他们朝向所有合法权威的谦卑。孩子天生就相信自己的父母,因此他会相信父母所教导的一切事情。不过,全心相信父母的这一时期通常仅存在于孩童时代的初期阶段。然而,孩子若受到父母的虐待,这最为重要的学习阶段就不复存在了。


再者,孩子若因极端虐待而受到父母的辜负,他对父母的信心就会受到摧毁。他将会发展出傲慢,而非谦卑。他将轻易对权威人士产生苦毒与叛逆情绪,而非学习朝向权威。所以到头来,他所学的就是如何傲慢,如何苦毒,而非有益的事情。


通常,受到虐待的孩子根本无处求助。他的家人已经背叛了他,并且多数时候,其他人要么不在乎,要么不相信孩子声称的虐待。孩子要利用自己的资源独自一人处理精神创伤。对从未学过藉着圣经教义(只能经由学术学习被灌输入魂中)解决问题的孩子而言,他必须依靠一些心理防御措施。心理防御措施有两例,阻遏是其一——将诸如恐惧、恼怒之类的焦虑掩埋入潜意识中;其二则是否认(这些情绪)。运用这些防御措施也有可能引起反射,孩子会将自己的罪恶情绪投向他人。防御机制一词在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 3rd ED (Revised)一书中有定义,在书中的393-4页有说:“防御机制是相对无意识的感觉、思想或行为,它们因认知到心理危险而产生。它们被用于隐藏或缓解那导致焦虑的冲突或应激源。”受虐儿童为生存所用的这些防御机制最终会在潜意识中形成垃圾(有害的情绪与想法)并导致精神深处缺陷。


儿童虐待至少有五大类;当中的一些要比另一些更具创伤性:

性虐待:父母、兄弟姐妹、亲戚或通过诸如乱伦、卖淫和对孩子露阴等各种性活动迫害孩子、使孩子受到精神伤害的其他人。


身体虐待:这当中包括击打、烧伤与其它形式的折磨;贩卖奴隶、卖淫与谋杀。


魂的虐待:这会对儿童的信心与谦卑造成毁灭性的伤害,它是因父母没有在孩子性格形成时期阻止精神紧张在孩子的魂里发展而造成的(以弗所书 6:4;歌罗西书 3:21)。

魂的虐待源于父母没有教导孩子是非对错,没有在孩子不顺服或违反了神为建立稳定社会所定的律法时通过给予公正惩罚将正确观念嵌入孩子的魂里。父母若不为错误行为惩罚他们的孩子,孩子就不会学会尊敬权威,而是会在潜意识里积累内疚并因此发展出情绪与精神上的问题。


在离婚时教导孩子去恨父母中的另一方也同样是魂的虐待。孩子永远不应参与到婚姻中出现的问题与对立中。父母绝不应在自己的孩子面前争吵或讨论婚姻问题。


基督徒父母若没有向自己的孩子传福音或教导他们基础圣经教义,就是虐待孩子。当孩子学习属灵生命,循序渐进地,他们将会学习如何解决自己的问题:“你们作父亲[这个词在此处的复数形式也可译为“父母”]的,不要激怒[孩子对琐碎事、太多约束、不公与律法主义有所反应]儿女,却要照着主的教训和劝戒,养育他们。”(以弗所书 6:4)


情绪虐待:试图通过诸如恐惧或内疚等情绪上的罪控制孩子也属虐待。一些父母试图通过运用内疚向孩子魂里灌输错误动机来使孩子成为一个负责且勤学的学生。他们也许会对孩子说:“如果这学期你不能在学校取得好成绩,妈妈和爸爸会很不开心。“ 倘若孩子没有取得好成绩,他就会对自己父母的不高兴感到有责任且内疚。告诉孩子他的行动会令你高兴或不高兴是一种不正确的激励形式。父母绝不应以内疚、恼怒、仇恨、恶意、恐惧或暴力激励自己的孩子。


父母绝不应助长对人或动物的迟钝。取笑他人不幸的父母是在教导自己的孩子变得迟钝与残酷。奚落或贬低其他种族的父母是在教导自己的孩子对主为之死在十架上的那些人无情与迟钝。虐待动物的父母是在教导自己的孩子残酷对待神的造物。他们应教导自己的孩子体贴、体恤他人的感受并且关心、体谅动物。


父母不应助长傲慢。许多父母对待自己的小孩仿若皇族。孩子生来有罪性并都有容易傲慢的倾向。直到他们能发展出对父母的尊敬与一些谦卑之前,他们并没有什么内在的善。所以,别向他人吹嘘你的儿子有多聪明或你的女儿有多漂亮。在神的眼中,这都不是伟大。


父母不应助长过度敏感。孩子绝不应被允许愠怒或在自怜中埋怨,又或是发脾气,这是傲慢的自我关注。一些父母确实会通过安慰或怜悯正沉溺于自怜中的孩子而助长了过度敏感。过度敏感必须通过好的教导与正确管教得到阻止。


孩子必须要被教导理性地解决自己的问题。孩子若是信徒,他就必须被鼓励去收集事实并去应用圣经原则或教义到自己的问题或困惑中。他若确实离开了团契,他的父母必须鼓励他向天父认自己的罪,然后应用一些圣经原则到那境况中去。无论孩子是信徒与否,父母都绝不能允许情绪侵入到问题解决步骤当中,因为问题与困惑仅能通过收集事实与通过认知做出正确决定而得到解决。


在惩罚孩子时,父母绝不应以身体虐待威胁孩子或孩子的宠物,绝不应以辱骂轻视孩子(你这白痴、你这丑小鸭等等),或关孩子的禁闭。在惩罚孩子时,父母必须要被自己对孩子的爱和对孩子在社会中成为一个喜乐并负责的人的期望所驱使。


忽视与剥夺:这当中包括没有提供生活必需品(食物、住所与衣物),没有教导生活的基本概念(比如良好的卫生、举止、社交与思考技巧)与没有在必要时提供医疗护理。就基督徒父母而言,他们同样有义务向自己的孩子传福音与教导基础教义。


父母需要学习如何正确影响自己的孩子。因为所有的孩子来到这世界时,他们的思想未经设定,因此他们愿意相信父母所说的每一件事。父母若摧毁自己孩子的信任,孩子就会发展出替代的防御机制来保护自己的魂免受难以忍受的精神紧张。这些防御机制会在孩子魂里的潜意识制造垃圾,而那会阻碍孩子信靠神与代谢圣经教义。父母在孩子的生命中有巨大的影响力,因此必须注意到自己的重大责任。

第二部分:儿童虐待之犯人的后果


有关儿童虐待的以下章节记载在马太福音:


马太福音 18:5 “凡因我的名接待一个这样的小孩子的,就是接待我。”


在这节经文中,耶稣基督是在强调儿童抚养的极致重要性。这是一条避免儿童虐待的命令,也是命令父母要通过保护自己子女的魂免受精神紧张而履行对子女的责任。当父母没有履行这一项责任,孩子就会失去对父母的信心,变得完全关注自我。


马太福音 18:6 “凡使这些信我的小子中的一个跌倒的[σκανδαλον skandalon——指儿童虐待],倒不如把大磨石拴在这人[犯有儿童虐待之罪的人]的颈项上,沉在深海里。”


由于此处所指的是极端儿童虐待,邪恶的儿童虐待者不应得到一场体面的葬礼,反应葬于海里的无名墓中。如此一来,儿童虐待就会在社会中受到阻止。有关这种人的回忆应从那些认识施虐者之人——尤其是受虐者——的记忆中除去。腓立比书 3:13说,我们要“忘记背后”。

马太福音 18:7 “这世界有祸了,因为有绊倒人的事[skandalon – 进一步提到儿童虐待]。绊倒人的事是免不了的,但那绊倒人[致使儿童虐待]的有祸了!”

希腊词skandalon意为去伤害,去制造灾祸,去导致犯罪,去给无辜的人下陷阱。无辜的孩子在儿童虐待中被父母或兄弟姊妹、被那些有责任保护孩子之人的邪恶欲望所下套。在此比喻中,给孩子设下陷阱的就是那施虐者。


造成他人精神创伤的人将会被精神创伤所审判。加拉太书 6:7说,“不要自欺;神是轻慢不得的,因为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 发生于人类历史中的某些审判是没有明显解释的。由于施虐者给孩子带来了极大的打击,神将会藉着那极大的打击审判那施虐者。天堂的最高法院绝不会让儿童虐待者逃脱了之。


当不信者性虐孩子时,他就在魂里积累了巨大的瘢痕组织。这瘢痕组织最终能摧毁他运用信心的能力。所以,在日后,那儿童虐待者也许会渴望救赎,但却无法表达对主耶稣基督的信心。


马太福音 18:8 “假使你的一只手或一只脚使你绊跌[犯罪],把它砍下来,丢掉吧;你残废或瘸腿进入生命[永生],比有两只手或两只脚而被丢在永世的火里倒好呢。”


马太福音 18:9 “假使你的一只眼使你绊跌[导致儿童虐待],把它剜出来,丢掉吧;你独眼进入生命[永生],比有两只眼而被丢在火烧的地狱里倒好呢。”


经文的第8、9节是给参与到儿童虐待中的不信者的警告。“手”象征性虐待这一行动与其它形式的身体虐待。“脚”象征去虐待的决定以及沿着儿童虐待倾向发展的随后行动。“眼睛”象征罪性的情欲形式。这段经文并不是说自残式是儿童虐待的解决方案。圣经并非在提倡自残。相反,这是希腊文中一种对比与排斥的习语:某事比另一件事要好,没有眼睛、手等等比会在魂里堆砌瘢痕组织的儿童虐待要好。当不信者的魂被瘢痕组织所充斥,他就无法相信基督,因为魂的瘢痕组织会摧毁魂运用信心作为认知系统的能力。


哥林多后书 4:3-4说,“即使我们的福音被遮蔽,那只是对灭亡的人遮蔽。这些不信的人被这世界的神明[此处的希腊词为单数形式,意指撒但]弄瞎了心眼。” 撒但藉着他的属世宗教系统、自以为义的律法主义、堕落与邪恶蒙蔽了不信者的思想。持续暴露于这属世系统的某些方面——例如儿童虐待——之下,会在人的魂里积累瘢痕组织。对不信者而言,积累如此多的瘢痕组织以致无法运用信心去相信基督耶稣是有可能的。坚持儿童虐待的不信者将永远在火湖中遭受煎熬,不是因为儿童虐待,而是因为他拒绝基督作救主。


马太福音 18:10 “你们要小心,不可轻看[以轻蔑、虐待去对待]这些小子中的一个;我告诉你们,他们的[守护]天使在天上,常见我天父的面。”


这节经文强烈警告父母及他人不要虐待儿童。这一警告来自天堂的最高法院。天父是所有儿童虐待案件的主审法官。孩子的守护天使会向天父报告所有的儿童虐待案件。天堂最高法院的主审法官会对施虐者施以重判。


神的主权意志希望一切儿童虐待的受害者都能幸免于这种不公之事的精神创伤。因此,神会在一些孩子成长至需要担负责任之前在死亡中带走他们,至于另一些孩子,神则会藉着福音与圣经教义为他们提供完美的解决方案。

第三部分:给儿童虐待受害者的复健


当孩子长期经历精神创伤,他就会发展出自然防御机制,这一机制会使他与现实情况脱节并因此能保护他的魂免受过度的精神紧张。通过运用诸如抑制、分离、否认等机制,那些经历就被埋在魂的潜意识里,孩子就能在一段得到延长却仍然有限的时间内维持理智。没有这些防御机制,孩子几乎立即就会变得精神异常。然而,当孩子长大成人,这些孩童时代的问题解决装置便不再有效。当成人对自己的生活所担负的责任更大时,他必须接受生活的现实,而不是如孩童时代那样压制或拒绝现实。他也必须处理自己潜意识中的垃圾,这些垃圾需要在他能于心理上稳重下来之前被清走。


神对受虐儿童有无限的关怀并且始终供应恩典解决方案。通过儿童虐待而积累的垃圾与缺陷可通过藉着相信基督而重生与属灵生命的发展而从魂里除去。在信徒魂里流通的圣经教义与信徒对神给他之爱的回应会逐步去除那些缺陷与垃圾。


在马太福音 18:6-10中,耶稣在教导门徒有关儿童虐待之犯人所致的警告与后果。在经文的12-14节,祂继续阐述儿童虐待这一主题,只是此时所指的则是在孩童时代受过虐待的信徒。第11节经文在最好、最古老的手稿中均不存在,并不属于这段经文。这节经文出现在路加福音 19:10中,但一些不理解语境的缮写者认为这节经文也应属于马太福音并将其插于此处,歪曲了原文。在这个语境(马太福音 18:12-13)中的是迷路的羊,不是失丧的人。在路加福音中,耶稣是在向缮写者与法利赛人说话。在马太福音,耶稣是在向自己的门徒说话。路加福音的那段经文是有关救赎的比喻;我们此处所学的马太福音是有关儿童虐待的比喻。


马太福音 18:12 “一个人若有一百只羊,其中一只走迷了路,你们的意见如何?他岂不留下这九十九只在山上,去找那只迷路的羊吗?”

将此代入现实,这个问题就成了如今已是成人信徒的那受虐儿童的一个挑战。他是一个对自己所经历的儿童虐待有所反应的成人信徒,因此就偏离了神的计划与神的解决方案。


在此语境中的一百只羊皆为信徒。那个牧人是主耶稣基督(约翰福音 10:11)。“迷路的羊”指的是对儿童虐待做出反应并偏离神话语之真理的信徒。


神为每个信徒供应了生命中每一个问题的解决方案。没有什么所谓特殊问题是神的恩典没供应到的。作为一个成人,在孩童时代出现的对虐待的反应即是没有应用神的解决方案。许多信徒偏离神的计划仅仅是因为他们没有运用神的解决方案。他们没有去除位于自己魂里的苦毒、恼怒、仇恨等等。这一精神紧张会阻碍属灵成长——他们偏离了神的解决方案,也错失了过上心理正常且喜乐之生活的机会。


在成年时回忆儿童虐待会造成对肉欲或人格障碍又或两者兼而有之的自我辩护的趋势。信徒用自己过去的经历作为容许罪性控制自己生命至今的理由。创伤后心理压力紧张症候群 (post-traumatic stress syndrome)、分离 (dissociation) 与精神分裂 (schizophrenia)(雅各书 1:8,4:8)等等皆为迷路的形式。他若责怪自己对过去的创伤与逆境的精神紧张,任何属灵成长就到头了。由于他潜意识中的垃圾,他所始终思想的是“我一定是对的;我是对的;其他人是错的。”他竭力持定基于自我辩护的义,并且如此关注自我,以致无法使用神的解决方案。他潜意识中的垃圾与魂里的瘢痕组织在他的意志与神的恩典解决方案之间竖起了一道傲慢之墙。因此他说服自己:“圣经教义不起作用。我已经试过了。”


经文命令信徒要忘记背后,倾向面前的。垃圾不是靠记住过去的创伤经历而从潜意识中清空的。垃圾从潜意识中被去除、魂的瘢痕组织得愈合是藉着应用神的解决方案应对罪性。


神的问题解决方案是渐进而不是即时的。大多数人都想要问题的即时解决方案,但那并不是神的计划做工的方式。一些教会的牧师忽略向会众讲授教义,身处这些教会的信徒被引导去信手牵手唱歌、做集体认罪、大声祷告等等会立即解决所有问题。然而,永久的解决方案需要你长期地逐日认知与应用圣经教义。在你学习教义时,你会在魂里产生神的思想,而这最终会产生对神的爱。之后,这份爱会提供向自己与他人应用恩典的动机,这会让信徒治愈孩童时代出现的伤口。


魂里不断累积的教义不仅要应对罪性的问题,还必须逐步清除潜意识里的垃圾和意识中的废物,这当中包括自我关注的主观傲慢、魂的情绪反叛、魂的断电 (blackout of the soul)、魂的瘢痕组织,随之还有与人的观念相关的错误价值尺度。


对个人的不公是生命中最为困难的问题之一。正如对待生命中的其它所有问题那样,神也为不公供应了解决方案。每当我们陷入人的解决方案,我们就推迟了神的解决方案。约瑟的一生是神处理不公之问题的最佳例子之一 (创世纪 37、39章)。不公是信徒属灵生命最大挑战中的一部分。这些不公定会出现,你必须把它们放到主的手中,将它们移交给天堂最高法院。


要与主一同回到羊群中,你必须先要有对康复的渴望。一些信徒不想康复。康复的唯一障碍是迷路信徒的意志。神意愿完全康复,因此祂会竭尽所能去将那迷路的带回到属灵生命中。神不愿身为儿童虐待受害者的信徒被精神创伤所毁。然而,完全康复需要你寻求神的计划与神的解决方案。你,只有你自己,是唯一能过你属灵生命的人;没有人能为你过你的属灵生命。神将你自己的属灵生命指派给你。世上所有的咨询服务都解决不了你的问题。唯有通过运用你自己的意志,你才能解决你自己的问题。

马太福音 18:13-14 “若是找到了,我实在告诉你们,他为这一只羊欢喜,比为那没有迷路的九十九只欢喜还大呢!你们在天上的父也是这样,不愿意[απολλυµι / appollumi —— 这个词有毁灭、摧毁、失去、死去、灭亡的意思。联系信徒的语境,我们应将其译为毁灭]这些小子中的一个被毁。”

在摩西与耶利米的服事期间,大人们拒绝这些信息,但他们的孩子对神的话语的教导却是积极的。这些父母是邪恶的,并且一开始就向自己孩子的魂制造了许多精神紧张——然而,在摩西与耶利米的信实事工下,这些孩子能够通过代谢与应用圣经教义而成为伟大的信徒。


通过学习、代谢与应用圣经教义的逐步进程,信徒能除去自己孩童时代所依靠的心理防御机制并以属灵生命的问题解决装置取而代之。在恩典中,受虐儿童能够成为正常人,能够面对现实,并且拥有对生命、喜乐与爱的巨大承受力。属灵生命中所能取得的最大、最高的胜利之一就是越过生命中的任何创伤经历,全然得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