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神的团契 - 第一册

Fellowship with God, Volume One

 

一本带有针对基督教信徒属灵生命的应用的教义注释集

 

麦克斯•克莱恩 著

by Max Klein

  第五章
 

信靠与安息的操练

(凭着信心而活,一个在魂里产生平静的操练)

(The Faith-rest Drill : Living by faith, a drill producing tranquility in the soul)

 

凭着信心行走是一项必练的操练。这个将神的话语应用到人的难处与压力之中的操练会在魂里产生平静。当信徒凭着信心而活,他就会凭着信心应用圣经的应许、原则和教义到他的经历中。凭着信心而活是相信神的思想,而非人自身的错误思想。譬如,神是完全公正,因此祂只能完全公平地对待祂所有的造物,由始至终。每一天的每一秒,神都以完全公平待你。所以,你若强调 ‘世人与生活待我不公’,你的想法就是错的。你应该想到神的公正。难道你没有意识到,如果有人待你不公,神是能管教那人并给你供应额外祝福的吗?

当信徒应用神的话语到他的问题和压力中时,他将在魂里得到平静。平静意味着两件事:对神绝对的信心,和免受由情绪上的罪所引致的心理焦虑的自由。当信徒被诸如恐惧、忧虑、恼怒、仇恨、疑忌、苦毒、自怜等心理上的罪所控制时,他的魂里就会产生精神紧张。例如,如果他为自己的家庭问题忧虑,精神紧张就会出现。这可用以下的简单公式说明:

 

(问题 + 心理上的罪 = 精神紧张)

 

精神紧张在魂里产生焦虑,凭着信心应用圣经教义则在魂里产生非凡的平静:

 

(问题 + 凭着信心应用圣经教义 = 平静)

 

凭着信心应用圣经的应许、原则和教义一向是信徒属灵生命的一部分。亚伯拉罕得神应许,将通过他的妻子撒拉而有众多的后裔,因为神绝不会鼓励亚伯拉罕通过奸淫来造自己的后裔(创世纪 12:2;13:16)。起初,亚伯拉罕并不具备属灵力量去相信这一应许,还灰心地认为自己的后裔会藉着以利以谢而来(创世纪 15:2-3)。即便当亚伯拉罕到了86岁,他仍然不相信神可以通过他的妻子撒拉生育后裔(创世纪 16:1-3,16)。

这个应许最初在亚伯拉罕仍住在自己的家乡,吾珥第三王朝(迦勒底的吾珥)时就给了他。那时,他还没到75岁,因为在哈兰呆了数年后,他在75岁那年离开了那里(创世纪 12:4)。亚伯拉罕用了超过24年的时间在自己的魂里积累足够的圣经教义,以发展出一个足够坚定的信心去相信自己会通过撒拉得到一个儿子。

他快到一百岁的时候,想到自己的身体好像已经死了 [性死亡,无法生育],撒拉也不能生育[已过更年期],他[亚伯拉罕]的信心还是不软弱,也没有因着不信而疑惑神的应许,反倒坚信不移,把荣耀归给神,满心相信神所应许的 [藉着撒拉得子],神必能成就。(罗马书 4:19-21)

你看,当亚伯拉罕对神了解得越来越多时,他对神的信心就增加了。罗马书 10:17说: “可见信心是从聆听,聆听基督的话而来的。” 信徒今天听神的话语,信心就成长了一点。第二天他接着听,信心又再成长了一点,然后又一天,然后他一生都继续这样做下去。如此一来,他的信心就会日益坚定。

这种逐步发展的信心凭借希伯来文中的“信心”,即  קוה/qawah一词得以说明。这是一个被用于描述制作结实绳索编制过程的词,也被用于说明成熟信徒等候主时的坚定信心(以赛亚书 40:31)。为了造出这根结实牢靠的绳索,人得从易断于压力下的单股绳子开始。然而,当这单股的绳子和第二股、第三股、一股又一股绳子拧在一起时,一根结实的绳索便形成了。原则如下:当越多越多的绳子被拧在一块,绳索就变得越结实。这个涉及到制作结实绳索的过程描述了信心是如何逐步发展的。第一股信心是极其软弱的。然而,当信徒将更多股信心拧在一块时,最终他将会有一个坚定的信心。作为属灵婴孩,我们的信心就像是一根细线。它毫无力量可言。然而,当信徒所学的教义越来越多,并在应用教义到压力境况这一过程中得到经验时,他便会发展出坚定的、如绳索般的信心。到那时,他就能凭着信心行走,而非凭着眼见(哥林多后书 5:7)。

在教会时代之前,信徒的属灵生命强调凭着信心而活。例如,出埃及一代的犹太人在他们仍在埃及时被教导如何凭着信心行走。例如,他们都被教导神与亚伯拉罕立下的应许,即神会给犹太人他们自己的国家,一个“流奶与蜜”的应许之地。所以,在约瑟死时,他拒绝葬于埃及,他被熏上香料并被置于地面以上的坟穴里。他让犹太人答应将他的尸骨带出埃及,埋于应许之地。所以约瑟的尸骨尚未掩埋,这意味着生活在埃及的犹太家庭会经过约瑟的坟穴,家庭的父亲也就能将这个故事讲给自己的孩子们听。这样一来,他们就能学习相信主。他们被教导,自己的属灵生命就是要像约瑟那样相信神的应许。因此,在跨越红海、在领受摩西律法(摩西律法教导了有关十架,有关认罪和其它很多有关神为稳定社会而定的律法的事,却没有教导属灵生命)之前,犹太人就有属灵生命了。这些信徒的属灵生命就是凭着对神的应许和原则的信心而活。

 

信心考验

 

当神将属灵生命赐予信徒时,祂将会不断考验信徒的属灵力量。因此,犹太人在离开埃及时经受了他们属灵生命的考验。作为夜间的火柱和日间的云柱,圣子,三位一体中唯一显现的人物,故意将犹太人带到了陷阱里。祂将他们引到了红海的死胡同里。北面和南面皆有山,红海也正在他们面前。突然,在这众多犹太人身后出现了一大片尘雾。法老阿蒙霍特普二世正率领着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而来。面对这一强大军队的是过百万未经训练的犹太奴隶。唯一受过些军事训练的犹太人只有摩西,可能还有约书亚和迦勒。由人的观念看,这是一个毫无希望的境况。然而,在神凡事都能(路加福音 1:37)。实际上,这是一次信心考验,因为神已应许犹太人他们将在何烈山敬拜祂。

摩西牧放他岳父米甸祭司叶特罗的羊群,他领羊群往旷野的那一边去,到了神的山,就是何烈山。(出埃及记 3:1)

 

“我[神]必与你[摩西]同在。这就是我差派你去,给你的凭据:你把百姓从埃及领出来之后,你们必在这山[何烈山,即西奈山] 上事奉神。” (出埃及记 3:12)

 

尽管当时有过百万的犹太成人,却只有摩西拥有将这应许应用到这无望境况中的属灵力量。当那些犹太人陷在恐惧中,因临死而尖叫时,摩西说,“不要怕,要站稳,看耶和华今天向你们所要施行的拯救。耶和华必为你们争战。”(出埃及记 14:13a,14a)犹太人本应通过这次考验,但他们始终将注意力集中在问题——不断逼近的埃及军队——而非解决方案——相信神的应许——之上。起先,摩西将注意力集中于逼近的埃及人身上,以便能认清局势,但当他意识到他们的境遇在军事上毫无希望时,他就集中精力于神的解决方案,一个基于他对神的信心和神赐予他的应许的解决方案。所以,他凭着信心行走,并在这紧张局势中仍保持镇定自若。

 

恐惧与精神紧张的原则

 

法老逼近的时候,以色列人举目,看哪,埃及人追来了,就非常惧怕,以色列人向耶和华哀求 [希伯来原文 : 尖声喊叫]。(出埃及记 14:10)

 

犹太人在救赎中运用到了信心;现在他们需要凭着信心将神的应许应用到红海的这一压力境况中。人若不为救赎运用信心,就毫无希望,同理,人若不在属灵生命中运用信心,也毫无希望。歌罗西书2:6说, “你们怎样接受了基督耶稣为主[隐喻人信耶稣基督作救主],就当照样在他里面行事为人[救赎之后的属灵生命]” 。我们为救赎运用了信心,现在我们也必须为属灵生命运用信心。唯一的区别在于信心的对象。在救赎中,信心的对象是主耶稣基督。在属灵生命中,信心的对象是耶稣基督的思想。

对出埃及一代而言,安全要比应用圣经教义更为重要。由于他们对人身安全的强调,他们陷入了恐惧这一情绪上的罪。恐惧不仅是情绪上的一种非理性状态,还是一种毁灭性的罪。

当信徒离开了团契并被自己的罪性控制时,神是不会回应祷告的(诗篇 66:18)。犹太人当初不该尖叫着作出“帮我!帮我!”的祷告。相反,他们本应保持冷静并向天父祷告,为这能眼见主在红海解救他们所显之大能的机会感恩。然而,恐惧摧毁了他们对局势的判断。

 

恐惧的相关原则:

1. 学习了大量教义却仍在突发压力境况中崩溃是有可能的。

2. 突发灾难常将信徒置于惊慌境况里,导致信徒不能将教义应用到该境况中。

3. 勇敢的人能够在巨大压力下思考,怀有恐惧的人则不能在巨大压力下理性思考。区别在于在压力下集中注意力的能力。如果你不能在正常情况中集中注意力,你也一定不能在异常情况中承受着压力集中注意力。

4.  不仅学习圣经教义需要集中力,而且更大程度上,应用圣经教义也需要集中力。在历史性灾难发生时尤其如此,因为在历史性灾难中,人要应对两类压力,即个人压力和国家压力。

5. 逆境和巨大压力极易造成精神紧张。当魂里产生精神紧张,信徒就无法应用圣经教义。他处于情绪控制之下,因此就无法客观思考。

 

犹太人通过他们对摩西的反抗表现了以上所有恐惧的原则:

 

他们[以色列人的首领]对摩西说:“难道埃及没有坟地,你要把我们带来死在旷野吗?” (出埃及记 14:11a)

 

记住,这些犹太人并非必须离开埃及。摩西没有强迫他们离开。傲慢的人从不为他们的决定负责。再者,摩西只是神的代理。带犹太人出埃及并非他的主意;那是神的命令。神要将犹太人从奴隶身份中解放出来,并要将他们领出埃及,使他们成为历史上特殊的一国(代理国)。

懦夫死千次,但勇士只死一次。在恐惧下,情绪掌控了这些信徒的魂,接着他们就变得不理性了。在他们的非理性状态中,他们对自己的境遇抱有错误的观点。他们的错误观念就是自己已经死了。正确观点是神将解救他们。

 

我们在埃及岂没有对你说过,不要搅扰我们,让我们服事埃及人吗?因为服事埃及人总比死在旷野好。(出埃及记 14:12)

 

起初,当犹太人得知神将除去他们的奴隶身份时,他们对这个想法表示欢迎:

他们听见耶和华眷顾以色列人,也鉴察了他们的痛苦,就俯伏敬拜

(出埃及记 4:31)

 

然而,一旦埃及人开始为难他们,他们就改变了自己离开的想法:

 

 [以色列人的首领]就对他们说: “愿耶和华鉴察你们,审判你们[摩西和亚伦],因为你们使我们在法老眼前和他的臣仆眼前都发臭了,把刀放在他们的手里来杀我们。” (出埃及记 5:21)

 

即使有主的不断保证,以色列人仍拒绝在神的旨意前谦卑自己:

 

“我举手起誓要给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地,我必领你们进去;我也必把那地赐给你们作产业;我是耶和华。” 摩西这样告诉以色列人,只是他们因为心里愁烦和苦工的缘故,就不肯听摩西的话。(出埃及记 6:8,9)

 

精神紧张的相关原则

 

1. 逆境是生活中的外在压力;精神紧张是魂里的内在压力。

2. 精神紧张是由自己造成的;逆境是由他人和外界环境造成的。

3. 逆境是不可避免的;精神紧张是可以选择的。

4. 精神紧张会摧毁信徒的属灵生命。因此,信徒必须尽可能快地向天父认那项导致精神紧张的罪。

5. 精神紧张和认知力之间存在着确定的关系,即精神紧张会降低认知力。

6. 精神紧张使人健忘,且会削弱获取新知识的记忆力。因此,精神紧张会削弱学习的能力。

7. 精神紧张影响人对现实的认知。在红海边上,魂里精神紧张的犹太人自认已经死亡。

8. 人若在紧张境况下停留太久,他所有的认知能力就会被摧毁,他会进入到精神错乱的状态中。

 

当压力出现时,被情绪控制、摆错优先次序的人容易向恐惧屈服。如果我们在面对难题或压力时不运用信靠与安息的操练或其它的问题解决装置,信徒就很容易陷入恐惧状态。在恐惧和紧张状态中,他无法做到理性解决自己的问题。只有魂里有教义的稳重基督徒才能解决生命的压力并荣耀神。

 

信心中的力量,情绪中的软弱

 

在神解救犹太人后,犹太人为自己得到解救而动听地歌唱赞美神,但歌唱并不意味着属灵力量。这些信徒并非因尊敬神、爱神而赞美歌唱。他们是在为神的解救对神表示感激。他们的感激是基于自己被救后的情绪上的放松,而非对主的感激。对这些犹太人而言,他们生命中的第一要务是自身安全,不是与神的和谐关系。人若有建立在了解上的与神的紧密关系,唱诗赞美神便是有意义的。然而,信徒若对神和神的计划一无所知,他与神的关系就会和情绪相连。一段情绪化的关系是没有力量的!

人可以在感情上或在认知上或两者兼而有之地理解赞美诗,因为赞美诗同时包含歌词和旋律。歌词的用意是激发思考,而旋律的用意则是用愉悦的方式激发人的情绪。信徒若能理解欣赏赞美诗的歌词,他才能从自己的歌唱中获益,同时享受旋律。然而,信徒若不理解欣赏一首好赞美诗的歌词,他的歌唱就毫无属灵价值,就成了仅与旋律相连的毫无意义的情绪活动。

 

耶和华是我的力量,是我的诗歌,他也成了我的拯救。这是我的神,我要赞美他;我父亲的神,我要尊崇他。(出埃及记 15:2)

 

那时,以东的族长惊惶,摩押的英雄被战兢抓住,迦南所有的居民都融化。(出埃及记 15:15)

 

在犹太人歌唱“耶和华是我的力量”的三天后,他们证明了自己毫无属灵力量可言,因为在一次简单考验的压力下的他们立即就开始抱怨。接着,在歌唱自己在战争中会多有信心,以东人、摩押人和迦南的居民会有多惧怕他们的一年后,犹太军队拒绝进入迦南地并在自己对迦南人的恐惧中哭了一整夜!所以,以东人、摩押人和迦南的居民不需为那一代犹太人犯愁,因为那些人懦弱到根本不敢杀进迦南地(民数记 14:1-11)。你看,一个信徒能歌唱赞美神直到精疲力竭,但他的歌唱毫无意义,除非他理解并感激神的恩典以及神给他的生命计划。这些犹太人在红海的这一头产生带罪的情绪,在红海的另一头产生不带罪的情绪。他们从情绪波谱的一端(恐惧)晃到了另一端(得解救后的放松)。只有摩西在魂里持有神的思想,只有他具备处理生命中一切情况的真正能力。所以他歌唱时是有意义的。其他犹太人的歌唱皆毫无意义,因为每当他们遇到压力境况,他们就会为自己的安全感到忧虑、感到恐惧,并且一次都没考虑神给他们生命的供应和计划。所以他们继续抱怨,不断抱怨,直到他们在旷野中死去,因为这些犹太人中的大多数从未学习凭着信心应用神的话语到他们的经历当中。

因为我们收到了福音,像他们收到一样 [密集现在完成时强调他们得福音的结果:他们是信徒],只是他们[在得着救赎后]所听见的道,对他们没有益处,因为他们没有将信心与所听见的[神话语的知识]相结合 [assimilate],然而我们信了[神话语的应许、原则与教义]的人,就可以进入那安息[从信靠神而来的满足与平静的安息]。(希伯来书 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