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教义学院​​​​

献给对神的话语感兴趣的人

希伯来书 6:1-2  “所以,我们应当离开基督道理的开端,竭力进到完全的地步,不必再立根基,就如那懊悔死行为、信靠神、各样洗礼[各样洗礼的教义/of the doctrine of baptisms,此处英王詹姆士钦定版译本和楴罗勃牧师的译文是相同的]、按手之礼、死人复活,以及永远审判各等教训。”

 

七种洗礼


DOCTRINE OF THE SEVEN BAPTISMS

 

简介

 “Baptize”一词不是英语中的词汇。这是一个希腊词,baptizo,意为“使……与……归为一体”(to identify)(但baptizo一词常被译为“使受洗归入……”)。动词“baptizo”在新约中出现了80次,而名词“baptisma”出现的次数则多于20次。每当“洗礼”( βαπτίσμα  / baptisma,名词)或“施洗”( βαπτίζω  / baptize,动词)出现在新约中时,该词基本都是指经文中提到的七种洗礼的其中一种,要么是“真正的归为一体”(Real identification),要么是“仪式上的归为一体”(Ritual identification),如下所示:

 

  1. 真正的“受洗归入”(某人直接受洗归入某人或某事物)

  1. 以色列受洗归入摩西和云(哥林多前书 10:1-2);

  2. 十字架的洗礼(也称“杯的洗礼”,参见马太福音 20:22);

  3. 圣灵的洗礼(哥林多前书 12:13);

  4. 火的洗礼(马太福音 3:11)。

  1. 仪式上的“受洗归入”(一种仪式,用于象征已经发生或将要发生的真正的“受洗归入”)

  1. 约翰的洗礼(马太福音 3:1-10)

  2. 耶稣的洗礼(马太福音 3:13-17)

  3. 信徒的洗礼(马太福音 28:19)

 

定义“baptism”一词:

Baptism的基本意义为“浸”(或“蘸”)。

荷马(一位古希腊诗人)曾用动词“bapto”来描述铁匠将热铁“浸”入水中的过程。

“由于从炉子中取出的大量的火红滚烫的铁被浸(plunged/baptized)在水中,这些铁的火光就被水所熄灭,不再有了。”[Homeric Allegories, ch. 9(荷马史诗,第九章)]

在七十子译本(LXX,旧约的希腊文译本)中,约拿单以杖头蘸(bapto)进蜂房(撒母耳记上 14:27);在路加福音 16:24,在炼狱(torments)受苦的财主乞求亚伯拉罕打发拉撒路到他那里去,“用指头尖蘸[bapto]点水,凉凉我的舌头”。

 

古时候,“baptism”或“baptize”一词常作隐喻用。

在以下几个例子中,要将希腊原文译为英文,在译文中使用“战胜/打倒”(overcome)或“淹没/压倒”(overwhelm)一词都是正确的。请看下列例子:

  1. 在Evenus of Paros, Epigram XV(派洛斯的欧厄诺斯所著的短诗,卷十五)中我们读到“Baptizei d hupnoi geitoni tou thanatou”:“他被睡梦所打倒(baptizes),就是那死亡的邻人。”

  2.  “而他,被怒气所淹没(baptized),沉沦了;又渴望逃入自己的领土,却已不再是自由的,只能受迫,恨所爱之物。”[Achilles Tatius, book VI. ch. 19(阿基里斯·塔提乌斯著作卷六,第十九章)] 

  3. “国王们将第二部分纳入国库;……因为从这些(资金)而来的充足物资,他们就没有以重税压迫(baptize)平民。”[Diodorus, the Sicilian, Historical Library, I. Ch. 73(历史丛书第一册,西西里岛,第七十三章,狄奥多罗斯著)]

  4. “知道他荒淫无度,为沉重的债务所压(baptized)。”[Plutarch, Life of Galba, XXI.(加尔巴的一生,卷二十一,普鲁塔克著)]

 

 

Baptism意为“等同”或“联系”。

色诺芬曾说,斯巴达人会通过将长枪浸入盛在碗里的猪血来为自己的矛施洗(bapto)。借此,新兵就与那准备投入战争的士兵身份建立合一的关系。

色诺芬又在著作中的另一段落描述,士兵们在结盟之前会将剑和矛浸(baptize)在血中。武器所受的洗礼象征着两方势力的联合,象征着他们已经过“洗礼”建立盟约(being ‘identified’ as members of a pact):


“然后,当他们停下脚步,手执武器排成战列时,将军和军官们就与亚利乌斯进行会面。双方……都立誓不会背叛另一方……他们起誓时,在盾牌上献公牛、野猪和公羊为祭,希腊人将剑浸在血里,蛮人则将矛浸入血中。”[Xenophon: The Persian Expedition, Book 2, Chapter 2, section 8-9(波斯远征,卷二,第二章,第8-9节,色诺芬著)]

Baptism代表某种改变:

baptizō一词在染织贸易中尤为重要。布会被蘸进或浸入染缸中。这原料是被“浸入(baptized)”染料中。当布被取出染缸时,会有不同于以往的全新的面貌。这块布就有了“新的身份”,有了新的颜色。从装有红色染料的染缸中取出来的是红布。从装有蓝色染料的染缸里取出来的是蓝布。因被浸在染料中,布就与染料“归为一体”,也就永久地改变了。

启示录 19:13也用到了这种说法:

“他[主耶稣基督]穿着浸[bapto,baptizo的同源词,常译为“溅”]了血的衣服;他的名称为神之道。”


结合上下文,我们知道,耶稣基督将要发动一场公义之战,讨伐以色列家(即犹太人)的敌人。主的衣服浸染了血,说明了基督万军之耶和华的身份,就是将要在大灾难结束时回到地上,除灭祂的敌人,拯救祂子民的那一位(撒母耳记上 17:45;诗篇 59:5;以赛亚书 13:9-11,29:6;玛拉基书 4:1-3)。

所以,在古典希腊文中,“baptize”一词也有“使某件事物与另一件事物归为一体”之意。通过这一“归为一体”的过程,一件事物就搭载了另一件事物的特征(例如,斯巴达“预备兵”成为“正式兵”、一块素布上了彩色)。因此,在许多语境中,“baptism” 一词都可诠释为“归为一体(identification)”。

 

 

Real Baptism No. 1
真正的洗礼 一

The baptism (identification) of Israel into Moses and into the cloud (1 Corinthians 10:1-2)
以色列受洗归入摩西、归入云中(哥林多前书 10:1-2)


“弟兄们,我不愿意你们不晓得,我们的祖宗从前都在云下,都从海中经过,都在云里、海里受洗归了[此处为关身语态(middle voice)]摩西。”


在这节经文中,保罗所说的是出埃及一代的人(注意“我们的祖宗”),这些人都受洗归入了摩西,而摩西则已归入云、海之中。摩西是神所任命的领袖,出埃及一代的信徒受洗归入了摩西,就能够继续作神的选民,按照神给以色列的旨意和目的去行。


关身语态(Middle Voice)的用法


George G. Kline在“The Middle Voice in the New Testament”(“新约中的关身语态”)一文中如此总结三种语态:“主动语态(Active Voice)表示主语是动词所指动作的执行者。被动语态(Passive Voice)表示主语是动作的接受者,并不执行动作。而关身语态(Middle Voice)则表示主语以某种特别方式参与到动词所指的动作中或与动词所指的动作有关。


根据楴罗勃牧师的说法,“关身语态说明出埃及一代的人从归入摩西的洗礼中得了益处。陈述语气说明这受洗归入(baptism)兼(或)归为一体(identification)的动作是真实存在的。(内容引自楴罗勃牧师的讲章)


当时唯独摩西一人信靠神,信靠神给以色列民的应许。
除摩西以外,红海边上的所有以色列人都悖逆了神(出埃及记 14:10-31)。因摩西运用了信靠与安息的操练,神才作出回应,使红海分开。


在极大的压力下仍始终运用信靠与安息的操练,摩西的这种动力从何而来?从他被基督所占据而来!


他因著信,就离开埃及,不怕王怒;因为他恒心忍耐,如同[一直]看见那不能看见的主。(希伯来书 11:27)


“他们[指以色列人还有那“许多闲杂人”]因著信[摩西的信心],过红海如行乾地;埃及人试著要过去,就被吞灭了。”(希伯来书 11:29)


“我们的祖宗[出埃及一代的犹太人]在埃及不明白你的奇事,不记念你丰盛的慈爱,反倒在红海行了悖逆。”(诗篇 106:7)


受洗归入云与海


“云”指的是主,也指神的带领。那云就是耶稣基督(哥林多前书 10:4)。那云指引他们穿过露出干地的红海,他们就过去了。

“海”,就是被神分开的红海,指的是神的全能。也就是说,他们实在经过了因海分开而露出的干地。他们平安抵达海的另一边后,神又除灭了法老和他所率领的军队。神在红海的作为使祂的名声远扬,达到各地(约书亚记 2:10)。这件事为历代人铭记,以色列民也与红海“归为一体”,就是与神分红海,并拯救他们脱离法老之手的故事“归为一体”(紧密相连)。


总结


因着“摩西的洗礼”,以色列人过红海时甚至没有沾湿分毫!因当时那些犹太人与摩西有共同的身份,才能穿过红海,被救出埃及法老的手心。

 

 

Real Baptism No. 2
真正的洗礼 二

The baptism of the cross (Also called the baptism of the cup)
十字架的洗礼(也称作杯的洗礼)


雅各和约翰的母亲去到耶稣那里,求耶稣让她的两个儿子在天堂分别坐在祂的两侧(希腊原文的语法告诉我们,雅各和约翰也参与设计了他们母亲的这个请求)。撒罗米(就是雅各和约翰的母亲)犯了父母们常犯的错误:抱有过分的野心。父母过分地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往往会毁了孩子。然而,耶稣对这个请求给予了礼貌的回答:


耶稣说:“你们不知道所求的是什么。我所喝的杯,你们能喝吗?我所受的洗,你们能受吗?” 他们说:“我们能。”( 马可福音 10:38-39a  可参见马太福音 20:22)


杯的类比
在圣经的某些段落中,我们看到,“杯”象征着神给恶人的审判:


“他要向恶人密布网罗;有烈火、硫磺、热风,作他们杯中的分。”(诗篇 11:6)


“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对我如此说:‘你从我手中接这杯忿怒的酒,使我所差遣你去的各国的民喝。’”(耶利米书 25:15)


另一方面,基督要喝的杯指的则是对全世界的罪的审判。在下列经文中,“杯”都明显比喻全世界的罪:


“他就稍往前走,俯伏在地,祷告说:‘我父啊,倘若可行,求你叫这杯离开我。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旨意。’”(马太福音 26:39、42)


上述经文中的“杯”指的是将全世界所有人的罪都归到被钉十架的耶稣身上的司法归责。耶稣基督与我们个人所犯的罪归为一体,并为这些罪受审判,以成为我们的救世主(哥林多后书 5:21;参见彼得前书 2:24)。


“‘我来要把火丢在地上[在大灾难时期施行的火的洗礼],倘若已经着起来,不也是我所愿意的吗?我有当受的洗还没有成就,我是何等地迫切呢?’”(路加福音 12:49-50)


如果我们结合上下文将baptize(常被译作“施洗”,但其真正含义为“与……归为一体”)和其名词形式baptism(常被译为“洗礼”,但其实际意思是“归为一体”)完整地翻译出来,而不是仅仅以音译处理(英文圣经的译者仅将这两个词的希腊原文音译入英文),我们就会明白,耶稣将要“借着一个‘归于一体’[天父将全世界的罪归到耶稣基督身上]的程序[与全世界的罪]归为一体”。换言之,耶稣实际上是告诉雅各和约翰:“你们有足够的资格担负全世界的罪,并且代替人类成为罪,又为这些罪受罚吗?”而雅各和约翰则回答:“有!”


耶稣接着道,他们[雅各和约翰]必会喝祂所喝的杯、受祂所受的洗[与基督归为一体],但祂此处所要说的其实是追溯既往的地位上的事实——就是受了圣灵的洗礼的信徒就归入基督的死、埋葬和复活。


“耶稣说:‘我所喝的杯,你们也要喝;我所受的洗,你们也要受’”(马可福音 10:39b)


“岂不知我们这受洗归入基督耶稣[与基督归为一体]的人是受洗归入他的死吗?所以,我们借着洗礼归入死,和他一同埋葬,原是叫我们一举一动有新生的样式,像基督借着父的荣耀从死里复活一样。我们若在他死的形状上与他联合,也要在他复活的形状上与他联合。”(罗马书 6:3-5)


“你们既受洗与他一同埋葬,也就在此礼上,因信那使他从死人中复活的神的作为跟他一同复活。”(歌罗西书 2:12)


作为我们罪的承担者,基督被置于我们的罪中[被归有我们的罪]并为我们的罪受审判,借此为我们的罪和过犯付清了代价。祂喝了那杯,受了本是我们所要受的磨难,皆是为了我们。

 

Real Baptism No. 3
真正的洗礼 三

The baptism [identification] of the Holy Spirit
圣灵的洗礼[使归于一体]


圣灵的洗礼,就是当每一个信徒相信基督时所发生的洗礼,是指圣灵使每一个基督徒归入基督的身体(哥林多前书 12:13;加拉太书 3:26-28;歌罗西书 1:18,2:12)。


“你们受洗归入基督的都是披戴基督了。并不分犹太人、希利尼人,自主的、为奴的,或男或女,因为你们在基督耶稣里都成为一了。”(加拉太书 3:27-28)


圣灵的洗礼并不是一种个人的亲身体验[也就是说,你无法感觉到这一活动的存在],而是信徒在得救时所领受的四十样东西之一。哥林多前书 12:13对这种洗礼作出了解释:


“我们不拘是犹太人,是希利尼人,是为奴的,是自主的,都从一位圣灵受洗[与……归为一体/合为一体],成了一个身体[都归入基督的身体里],饮於一位圣灵。 ”(哥林多前书 12:13)


这一洗礼就是圣灵使我们与耶稣基督永远同为一体。
由“βαπτίζω”(baptizo)一词演化而来的“εβαπτισθημεν”(ebaptisthymen)是哥林多前书 12:13的关键词。这个动词的结构如下:

  1. 简单过去式:动词baptizw/baptizo的简单过去时态告诉我们这是一件“一次完成,永远完成”的事。

  2. 被动语态:被动语态说明我们是圣灵的行动的接受者。我们受洗不是出于自己。圣灵才是做工的那一位。

  3. 陈述语气:说明这是对事实的陈述。

  4. 第一人称复数:“我们”指的是基督里的所有信徒。


圣灵的洗礼是王室家族组建的方式
“基督”(“Christ”)一名源于希腊词“Christo”。而这希腊词又是译自希伯来文中的“弥撒亚”(“Messaiah”)一词,这词意为“受膏王”(“Anointed King”)。只有教会时代的信徒(不分犹太人或外邦人)能与基督归为一体。耶稣有三个王室头衔:神的儿子、大卫的后裔以及万王之王,万主之主。

Copyright R.B.Thieme, Jr.

 “基督的身体”即为“教会”。


“基督的身体”指的是教会建立开始(圣灵降临节)到教会时代结束(教会被提)期间所存在的所有信徒,不限地域、不限时间。这就是“普世教会”(和由主任牧师兼教师、执事以及会众所组成的地方教会形成对照),由教会时代的所有信徒组成(歌罗西书 1:18、24)。


以弗所书 4:4-5 “身体只有一个,圣灵只有一个,正如你们蒙召同有一个指望。一主,一信,一洗。”

 

This baptism is the basis of positional sanctification.
这一洗礼是“地位上的成圣”的基础。


因圣灵的洗礼,我们都与基督归为一体并因此成为圣洁(哥林多前书 1:2、30;以弗所书 1:4)。因我们与基督同为一体,我们也就同享祂所具备的神的属性,如下所示:

  1. 祂的公义(哥林多后书 5:21)

  2. 祂的永生(约翰一书 5:11-12)

  3. 祂的儿子名分(约翰福音 1:12;加拉太书 3:26)

  4. 祂的王族身份(罗马书 8:16-17;彼得前书 1:4)

  5. 祂的祭司身份(彼得前书 2:5、9)

  6. 受拣选(以弗所书 1:4)

  7. 得预定(以弗所书 1:5)

Retroactive Positional Truth
追溯既往的地位上的事实

  “追溯既往的地位上的事实” 所说明的是,我们和基督合为一体需要追溯到基督被钉十架的时候。我们是与基督的死、埋葬、复活与升天归为一体[baptizo](以弗所书 4:5;使徒行传 1:5)。

 

归入祂的死:
罗马书 6:3 “岂不知我们这受洗归入基督耶稣[通过圣灵的洗礼与基督耶稣归为一体]的人[指基督里的所有信徒]是受洗归入[受圣灵的施洗]他的死吗?”


罗马书 6:4 “所以,我们藉著洗礼[圣灵的洗礼]归入[基督的]死[此处的希腊原文为复数形式,意指基督的属灵替死以及随后的肉体死亡],和他一同埋葬,原是叫我们一举一动有新生的样式,像基督藉著父的荣耀从死里复活一样。”
和祂一同埋葬、一同复活:


罗马书 6:5 “我们若在他死的形状[一级条件句用于说明事实:“我们也确实在他死的形状上与祂联合了”]上与他联合[σύμφυτος/sumphutos],也要在他复活的形状上与他联合。”

 

συμφυτος / sumphutos

  1. σύμφυτος/sumphutos是一个复合词,由“sum”(意为“一起”,后演化为英文单词“sum”,常见的用法有两个加数相加的结果——“sum total(总数)”等)和意为“栽种”的动词φύω / phuo(以及φυτεύω / phuteuo)组成。这个复合词的意思就是“栽种在一起”(English: “To plant together”)。

  2. sumphutos是只用过一次的词,也就是说,它在整部新约中只出现过一次。基督和信徒一同借着基督的埋葬和复活进入“新生”,这是特殊且专业的。我们和基督一同埋葬、一同复活都是因为我们已与祂归为一体,只不过圣灵在此处选择使用sumphutos并以它作为“baptize”的同义词。

  3. 因此,我们就看到了与种子有关的一个类比:种子先要被栽种[“埋葬”],才能发芽生出新生命——复活(罗马书 6:4)。

  4. 新约中其它与归入基督有关的“栽种”类比:马太福音 15:13;约翰福音 12:24、32,15:1-8。

 

The believer is identified (in union with Christ) in His Ascension and Session at the Right Hand of God the Father:
信徒与基督归为一体,与祂一同升天、一同坐在天父的右手边:


“然而,神既有丰富的怜悯,因他爱我们的大爱,当我们死在过犯中的时候,便叫我们与基督一同活过来。(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他又叫我们与基督耶稣一同复活,一同坐在天上。”(以弗所书 2:4-6)


圣灵的洗礼与“在基督里”这一短语有直接联系:


希腊短语“εν χριστω”(en Christo/in Christ)在新约中出现了78次,指信徒在基督里不可撤销的、永恒的地位。因我们在基督里的地位直接来自于圣灵的洗礼[使……与……归为一体],我们就应该将这两件事视作紧密联系的事件。


圣灵的洗礼 = 和基督归为一体 = 和基督联合 = 地位上的成圣(成为圣洁) = 共享耶稣基督的属性 = 进入基督的身体(普世教会)!


圣灵的施洗确保王室家族中的信徒能与万王之王有永恒的关系,也确保这些信徒将永远地居住在新耶路撒冷(约翰福音 14:1-3;歌罗西书 3:4;帖撒罗尼迦前书 4:15-18;彼得前书 3:21;启示录 21:2,22:14、16、17)。


我们“在基督里”成为新的造物


“若有人在基督里[借着单单相信耶稣而进入基督里],他就是新的造物[或新的创造],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哥林多后书 5:17)


这节经文很常见,其本意也常常遭到曲解,以使初信者认为经文谈论的是某种行为上的改变。(例如,中文圣经将“新的造物”译为“新造的人”,会使读者误以为圣经强调的是行为上的改变。)许多初信者会受到律法主义的欺凌——被告知需要改变行为,否则就会遭受从神或从教会而来的不好的事——又或者,他们只是对一些表现出富有道德感的行为的基督徒感到钦佩。因此,他们就认为这节经文强调的是我们在为神(或应为神)做的事,恰恰相反,经文所教导的实则是神一直为我们所做的事。

我们所拥有的一些东西是其它时期的信徒所没有的,这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作为教会时代的信徒,我们是基督身体的一部分,我们“在基督里”,我们还是新的(属灵)种类(English: ‘a new spiritual species’)。我们成为新的种类并不是因我们放弃了什么的缘故,也不是因我们改变了行为模式。我们成为新的种类,是因为当我们得救时,我们被圣灵拾起,与耶稣基督合为一体,共享祂的属性,就是完全的公义、永恒的生命、儿子的名分、后嗣的名分、王族的身份、祭司的职分、被拣选、得预定、成为圣洁。

我们现在来继续讲解哥林多后书 5:17,看到经文有说“旧事已过”。


此处的“旧”一词是ἀρχαῖος(archaios),这个词又演化为英文单词“archaic”,意为“古老的”或“原始的”。

上述的假教导(强调人的行为)也同样没有正确地讲解“旧事已过”的本意,按照假教导的说法,“旧事已过”是指信徒已学会控制(至少能够在他人面前隐藏起来)的罪和坏习惯。但这种解释与这节经文的语境(地位上的成圣——圣灵的洗礼使我们与耶稣基督合为一体)是格格不入的。已经过去的“古老”或“老旧”的事指的是罪性的权势(在罗马书 6:6、以弗所书 4:22、歌罗西书 3:9中被称为“旧人”,因它与亚当在伊甸园里犯的原罪同样古老),还有亚当的原罪。当人相信基督作救主时,这些事就“已过”了(已过的还有神的定罪)(罗马书 5:12-21;哥林多前书 15:22)。


我们的地位得到了改变。我们从被定罪的罪人(亚当里的罪人,见哥林多前书 15:22)变成了与神的儿子永为一体的人,并且还要坐在天父的右手边——比天使的地位还要高(希伯来书 1:3-4)!


圣灵的洗礼的特征

  1. 圣灵的洗礼不是一种体验。换句话说,这种洗礼是信徒所看不见、摸不着、听不见、闻不到也尝不出的。这是一种属灵的“活动”,只能通过信心去认识——只能通过学习圣经教义得知。

  2. 圣灵的洗礼不是情绪上的活动、感觉或出神。

  3. 与说方言没有关系。

  4. 圣灵的洗礼是神在某一瞬间完成的一项绝对的行动。它不是渐进的,意思是它不是因信徒得救后有某种行为上的改变才发生的,也不会随着信徒在属灵上成长而增进或“深入”。

  5. 与人的功德或善行无关,是本乎恩,因着信(单单信靠基督)。这与以上的第四点形成了对比——信徒所犯的任何罪或过犯都不能使圣灵的洗礼失去功效,也不能废除信徒在基督里的地位。

  6. 圣灵的洗礼并非取决于信徒的意志(是否相信、是否领受圣灵的洗礼都不是由你决定的!——当你相信基督时,你就必被赐予圣灵的洗礼)。

  7. 圣灵的洗礼使教会时代的信徒与耶稣基督在天使的冲突中所取得的战略性胜利归为一体。(歌罗西书 2:13-15)

  8. “在基督里”意味着我们都是神的恩典的战利品,基督将要把我们呈到天父面前(以弗所书 1:3-6;歌罗西书 1:22)。

  9. 这一洗礼使信徒永远成为神的“王室家族”中的一员(彼得前书 2:9)。

  10. 这一洗礼在神的王室家族中提供了平等,这是无法借着肉体出生做到的(加拉太书 3:26-27)。

  11. 这一洗礼没有出现在过去的时代(歌罗西书 1:25-26)中,也不会发生在未来的时代里(耶稣基督在教会时代就要开始之前预言了圣灵的洗礼(约翰福音 14:16-20;使徒行传 1:5),除此之外,圣经并没有预言圣灵的洗礼将要发生在未来的时代中)。

  12. 这一洗礼使基督身体的各个肢体联合到一起(以弗所书 4:3-5)。

  13. 这一洗礼使以色列时代暂时中断并开启了教会时代(马太福音 16:18;使徒行传 1:5,2:3,11:15-17)。

  14. 圣灵的洗礼与水无关。

 

 

The Analogy of Noah, the Ark, and the Flood
挪亚、方舟和大洪水的比喻


在彼得前书 3:18-21,彼得说明了挪亚在方舟中得解救的经历是一个比喻,类比圣灵的洗礼。

 “因基督也曾一次为罪受苦,就是义的代替不义的,为要引我们到神面前。按着肉体说,他被治死;按着灵性说,他复活了……从前在挪亚预备方舟、神容忍等待的时候。当时进入方舟,借着水得救[此处的希腊词是διασώζω/diasozo,这个词在圣经中出现时都不是指永恒的救赎]的不多,只有八个人。这水所代表[ἀντίτυπον/antitupon]的洗礼,现在借着耶稣基督复活也拯救[指圣灵的洗礼]你们;这洗礼本不在乎除掉肉体的污秽[也就是说,这不是水洗礼],只求在神面前有无亏的良心[积极的意志]。”


方舟代表的是神赐给那些信靠耶稣基督之人的完全的供应。挪亚一家都是信徒,因此就被置于方舟之中,被解救出大洪水的审判。正如方舟只有一道门,挪亚一家就从这门进入方舟,从大洪水(审判)中得拯救,耶稣基督就是那唯一的“门”(约翰福音 10:7-9),我们进入这道“门”就得永生(借着与耶稣基督归为一体),就从永恒的审判中得拯救。